• 膠東在線首頁
  • 新聞客戶端
  • 17路客戶端
您當前的位置 : 膠東在線  >  旅游  >  游記分享  >  游記攻略

海岸生活節|一個小時看見一片海 30分鐘擺滿一桌鮮

2019-07-08 10:25:11  來源:旅游記者聯盟

  編者按:“鲅魚餃子皮薄餡大為省面”,“長島的海鮮盤盤都大過臉”,“一場吃喝饞游記,寫進煙臺文化里”……中國媒體旅游記者聯盟曾在6月組織“自駕最美100公里海岸線”媒體采風活動,為了探尋仙境海岸的鮮美生活,同時也為即將在7月11日啟幕的2019煙臺國際海岸生活節提供一個鮮活體驗樣本。能寫會拍的記者們記錄著一個個動人的煙臺海岸生活場景。本期我們推薦《云端》雜志主筆許開心老師眼中的煙臺美食故事。

  每天曬加兩個色號,五天之后,曬出一幅煙臺逍遙游的正確畫像:喝張裕,吃海螺,煙臺山上聽風雨,九丈崖下找黃渤。

  2012年夏天,為了安慰一名失婚婦女,去過一次煙臺。根本不懂如何安慰,只好化尷尬為食量。然而畢竟是社會動物,想著旁邊有人傷心欲絕而你埋頭與海鮮鏖戰,終究無法全情投入,結果既辜負了朋友也怠慢了海鮮。

  失婚婦女不久便尋得新的幸福,美滿至今,對她的“辜負”早已不復存在,對海鮮的怠慢,則不時在一些關聯情景下生成半真半假的愧疚。今年夏天應邀參加中國媒體旅游記者聯盟組織的“自駕最美100公里海岸線”活動,重返煙臺,感覺冥冥中被命運安排,要去跟膠東海鮮敘個舊,消除所有遺憾。

   為啥連拉客仔都不討厭

  一到蓬萊機場,恍惚遍地黃渤。

  早上七點多到了蓬萊機場,哈欠連天地歪在候機樓外面的椅子上等其他城市隊友落地。涼風習習,意識被吹得斷斷續續,有人說話,恍惚中以為黃渤路過:就像很多人聽不出四川話和貴州話有啥區別,估計很多人也覺得煙臺口音和青島完全相同。

  這種恍惚隨著耳畔的腳步聲明明滅滅,直到若干黃渤中有人近前打問:“姐,你們要去哪?我有車。”

  姐立刻清醒,調整表情肌耐心解釋:“不用不用,我們在等大部隊……”

  還特意從手機里調出集合通知,介紹活動贊助車輛什么什么的……凌晨三點起來趕飛機的“姐”未能如愿冒充火藥桶遇搭訕一秒拉下臉來,起初以為是文明人擔心起床氣太重有失體面因此矯枉過正變得格外虛偽客套,此后幾天在別處又見得各種海吹神侃的厲害角色,才知可能存在某種地域性寬容。大家每每轟然笑累之后齊齊感慨:“挺奇怪,為啥煙臺這邊的人再怎么嘚嘚你也不覺得討厭?換成XX,估計早就煩得不行了。”

  也許真有一種所謂的容貌正義,某一類長相的人,就算說場面話喊口號,也透著誠懇,扭曲力場于無形。

   海腸子應該有姓名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吃貨有文化。現如今大家吃點啥都想高攀秦皇漢武,再不濟也得跟乾隆、慈禧扯上瓜葛,煙臺人相對踏實,優越感只追溯到清末民初,而且全部的成就又都歸功于一項土特產:海腸子。

  海腸子是個啥呢?就是一種深海里的軟體動物,長相有礙觀瞻,但據說江湖地位挺高,被譽為裸體海參。沿途不時有文化人告知“沒有海腸子就沒有魯菜”:早年間還沒發明味精的時候,每個行走江湖的福山大廚都會把海腸曬干制粉隨身攜帶……自行腦補了這樣的畫面:云蒸霞蔚的廚房里,福山大廚取出神秘小皮口袋,以三指神功撮些許秘制粉末彈入鍋中,點菜成玉……達官貴人一品傾心。

  每個熱愛傳播廚房演義的煙臺人都十二分自豪地宣稱“那時候北京城里最厲害的廚子都是福山去的”,省內博山老鄉表示“還有我們”,但所有人對此都能達成共識:魯菜為華北地區各大廚房兜著底子,而今很多大菜比如那享譽世界的北京烤鴨其實起源于山東。

  此行對海腸子進行了全方位膜拜,各種涼拌熱炒不夠過癮,后來還吃到了整根燒烤。說整根不太確切,海腸子彈性很好,能拉扯到一米多長,燒烤店取的是一段五寸來長之均勻腔體,看起來像一段粉嘟嘟的豬小腸;用料之可觀,民國時代的福山大廚泉下有知,應該會驚得活轉過來吧。

  不管以何種方式“料理”海腸子,恰到好處的標志都是柔韌脆口味道鮮香。感謝日本朋友從海帶里提純谷氨酸鈉,并引領人類在尋找“味之素”的廣闊天地里大有作為,我們才能更方便地吃到海腸子,不然都磨成粉賣高價了。

   生活需要一點酒意

  長久以來煙臺在外地人眼里直接與蘋果和張裕葡萄酒關聯,如今應該還多了個大櫻桃。現存文獻記錄歐洲大櫻桃登錄中國第一站就在煙臺,但全國大櫻桃生產基地不止煙臺一家;蘋果雖然進入2019年就不斷暴漲,終究是個平民身價,比較容易實現水果自由,倒是張裕,十數年如一日地盤踞央視黃金時段廣告,替很多人完成了葡萄酒啟蒙,到了煙臺去該廠打個卡實在理所當然。

  酒窖里存著許多百歲橡木桶,都是空的。橡木桶主要在葡萄酒陳釀過程中發揮作用,有效期通常只有五年。持續使用超過五年的橡木桶基本不能再提供任何“療效”,卻能像活化石一般自帶光環,輕易就讓所有心懷張裕情結的中年人(怎么也得超過35歲了),產生一種賓至如歸的莫名親近。今日小青年已經不看電視,靠手機與世界同步到了怎樣的地步不得而知,市面上的葡萄酒品類多如牛毛,共同記憶不再整齊劃一,但酒窖與橡木桶的威儀想來還是通用的,成年人和小時候的憧憬終于得見,值得一句“原來你也在這里”。

  僅從健康角度來講,酒精對人體的傷害百分之百,所以一刀切地禁酒才是道義正確。不過,單純為真理而活太過乏味,很多時候,生活需要一點酒意,能喝到各種酒,真的要一邊抱歉一邊感恩。

   貧窮撐大了鲅魚餃的尺寸

  微博時代,民國上海人“貧窮得吃不起飯,只能啃大閘蟹充饑”那張老照片曾經紅極一時,從前以為是個段子,這回被煙臺人修正了認識:“肯定是真的啊,大閘蟹可以隨便抓,糧食得掏錢買。你以為我們的鲅魚餃子為啥要包那么大,放那么多餡兒,就是為了省面!”

  煙臺的鲅魚餃子有巴掌那么大,快趕上鲅魚餡兒餅了。據說最正宗的鲅魚餃子都挺大,一口一個的屬于改良做法,有違祖訓。與上海經驗相同,“鲅魚可以隨便去海里抓,面粉得掏錢買……”所以好不容易弄來點面粉,恨不得一張皮包容天下。

  看講述人一臉誠懇的樣子,也分不清是開玩笑還是真事兒……但煙臺人對主食的崇拜,簡直驚天動地:一頓有牛排(一人一份)和各種壯碩貝類的大餐,居然以面條開頭,以烙餅收尾,烙餅還不是普通的烙餅,內里夾著軟糯的黃米餡兒。

  煙臺朋友說本地流行逢年過節大家互相送大饅頭,你蒸個帽子那么大的,他回一個炒菜鍋那么大的,你送她10個圓的,她給你20個長條的……來回加磅,滿坑滿谷,反碳水人士光是聽聽就嚇得魂飛魄散。

   嗨到民宿的冰柜求饒

  到煙臺不登蓬萊閣,大概與到北京不去故宮相若。可是吃貨登臨丹崖山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古老傳說,直接演變成“八種海鮮”自海那邊浩蕩奔涌而來。海那邊是長島。

  家住煙臺開發區的同事籠統地贊美“長島可好了,那里的人全都土闊土闊的……”大連的朋友則具體提醒長島海鮮又便宜又好,隨便吃啥均以臉盆計。

  蓬萊至長島滾動發船,二十分鐘一趟,半小時抵達。

  黃昏時乘渡輪到了長島,風光驟變,像是一座迷你山城。小山城尚待開發,但好像大家并不特別著急,與生俱來的閑適與優越繼續保持,淡定地接受一切洗禮。

  晚餐未見傳說中臉盆盛菜的粗獷,但無數蝦蟹牡蠣海膽堆成一座山,名曰“海鮮大咖”,也十分壯觀,當地人不動聲色地補一句:“今天剛撈上來的”,現場氣氛立即炸裂。

  那一晚,眾食客嗨到民宿的冰柜求饒,老板一邊補貨一邊淡定陳詞:“沒事兒,來這的人都這樣。”

  有必要說說價錢:人均二百,人民幣。

   那水上只有海鷗

  在煙臺海邊偶爾遇見鷗群駐足觀望,常被人提醒:“看海鷗得去萬鳥島,那兒才多。”萬鳥島在長島境內,乘船大約需要一小時。

  船經萬鳥島,并未停靠,一是基于環保考量,再就小島十分險峻,估計沒有飛天本領無法立足。成群的海鷗山呼海嘯,繞船翩躚,本來以為大腦會接通“燒鳥”之類的聯想按鈕,結果文藝細胞迅速上線,周無先生《過印度洋》的情景撲面而來:

  圓天蓋著大海,黑水托著孤舟。也看不見山,那天邊只有云頭。也看不見樹,那水上只有海鷗……

  這一船人并無周君離鄉去國的哀愁,全是激動興奮。往高了說,人的歡呼混著鳥的鳴唱,再加上游輪發動機轟響,自然風景與工業文明交相呼應,空氣中都彌漫著大愛與圓滿,往低了論,鋼筋水泥的叢林里,根本沒有機會見到任何靈性物種,突然看見這么多美麗的海鳥,腎上腺激素陡增,本能的愉悅在所難免。無論男女老少,都手握零食在甲板上各種雀躍,恨不得飛上天與海鷗并肩。高矮胖瘦也不重要了,再庸俗的紗巾,只要能與海鷗同框,立刻變美。

  喂海鷗項目一定不是長島獨有,但你在別處看見的風景只有天空與大海,萬鳥島的優勢在于那兩座石頭,鬼斧神工一般嵌入畫面,除了打上特色地標,更像一首詩找到了詩眼,意境立拔N個級別。

  一場吃喝饞游記,本來不打算聊文化的,最后還是沒忍住:在煙臺山下的古鋼琴博物館看到一堆古董鋼琴,揮之不去的震驚與遺憾。管理員說他們收藏和陳列的300多架古鋼琴來自全球各地,以18世紀末至20世紀初極具時代特色和藝術性的古鋼琴為主,其中不乏施坦威、貝西斯坦、布羅德伍德、貝森朵夫等知名鋼琴,見證《國際歌》誕生的法國普萊耶鋼琴(煙臺開埠初期留下的古鋼琴)……

  坦白說我們普通人并沒能力鑒別那些古董鋼琴的到底有沒有如此煊赫的身世,但哪怕它們沒有200年歷史,只有50年甚至只有30年,僅憑材質與做工,就可以產生足夠的氣場了。

  一邊看一邊忍不住替藏家發愁:把這么多好東西擠在一塊兒放著,真有點暴殄天物之嫌,要是能找人做一下陳列設計,視覺上的跨越簡直不敢想象。

   【收尾了】:出去玩,才可能好玩

  互聯互通的時代,手指一點,世界就在眼前,越洋代購的特產最多一個月也能快遞到家,所以人類的出行動力日漸衰退,但所謂“地氣”這種東西,真的要站在那塊地上,才能體驗,一萬種虛無的想象抵不上一次真實的觸摸。

  比方說,黃海和渤海交界的地方,從圖片上看,完全歲月靜好,真的走進沙洲,才發現每一步都萬分艱難。跟嘁哩喀喳的碎石較過勁,站到“分水嶺”,看兩撥海浪在腳下聚散,那感覺,鏡頭抓不住,文字寫不來,非親歷難以體會。

  這個叫燜子的東西東北也有,但要到煙臺去吃才香。以及,萬能的電商根本搞不定,不接受質疑。[email protected]許開心

  以下這段肺腑之言特別送給想玩卻不知道去哪玩的你:

  煙臺基本可以滿足你對濱海城市的全部想象,城中步行一小時可以看到海,隨便走進哪家餐廳,三十分鐘就能擺滿一桌鮮,物價友好。最要緊,從北京飛過去一小時二十分鐘,比大部分人的通勤時間還短,“說走就走”切實可行。

  要出去玩,才可能好玩啊。大家都懂的。

  貼士:

   煙臺國際海岸生活節

  2019年煙臺國際海岸生活節將于7月11日在濱海廣場開幕,為期三個月。這項一年一度的文旅節慶品牌活動,由煙臺市委宣傳部、煙臺市文化和旅游局主辦,中國媒體旅游記者聯盟(CTJA)策劃,文旅節慶品牌必游團隊承辦執行。旨在通過海岸生活節探索仙境海岸的核心優勢,塑造獨樹一幟的文旅定位和品牌形象,放大煙臺的唯一性,讓煙臺文化可觸摸可感知,使煙臺生活可閱讀可沉浸。(撰文:許開心)

責任編輯:姜佳寧【打印】 【關閉

精品路線更多


搜索推薦

17路游樂團更多

游記分享發表游記

景區播報更多


旅游新聞發布廳更多


2002-2014膠東在線版權所有

網站簡介網站地址標識說明廣告服務聯系方式法律聲明不良信息舉報

北京单场一般什么时候开奖